• 歡迎來到研學旅行網
    首頁 > 專家觀點

    研學旅行將對旅游業態造成哪些巨大沖擊?聽聽這些專家怎么說

    2018-06-19

    近年來,對于素質教育的呼聲高漲,研學旅行日漸火爆,作為涵蓋面廣的旅游業態,研學旅行幾乎囊括了歷史文化、航天科技、戶外運動等所有業態類型,輻射帶動作用不可小視。作為適應全域旅游發展而生的新型旅游產品和業態,研學旅行以“教育+旅游”模式,迅速吸引了來自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

    研學旅行萌芽于1998年前后,主要以旅行社、院校合作研發以英語為主的游學活動。

    在2005年-2012年間開始步入資源導向期,國內開始出現以研學旅行活動為主題的公園,旅游機構也紛紛上線了以教育為核心的研學旅行產品,但是這些并沒有形成很大規模。

    可以說,萌芽階段和資源導向階段的十幾年間,研學旅行活動并沒有引爆市場。

    轉折點在2013年。

    2013年,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國民旅游休閑綱要(2013-2020年)》,推出“逐步推行中小學生研學旅行”的設想。此后,國家在各地展開研學旅行試點工作,市場也快速進入產品成型期。

    2014年之后,研學旅行作為開拓旅游發展空間業態的重要形式,國務院在發布的《關于促進旅游業改革發展的若干意見》中對研學旅行的做出了重要指示。而在《關于推進中小學生研學旅行的意見》中,將研學旅行納入中小學教學計劃更是明確了研學旅行在教育業中的重要角色,成為了引爆市場的關鍵點。

    誠然,研學旅行業態在拉動經濟方面是較為激進的。2014年以后,研學旅行人次猛增,2017全年,實現研學旅行總人次達425萬,收入自2015年開始,呈現翻倍增長趨勢。研學旅行第一梯隊企業,如世紀明德、明珠旅游等已成功掛牌“新三板”,獲得了資本市場的青睞。

    然而,面對研學旅行這個新興業,目前市場則更傾向于將它作為旅游產品的一種,而忽視它的教育價值。

    研學旅行面臨的主要受眾群體是中小學生,那么研學旅行產品有別于常規旅行產品,著重考慮學生們寓教于樂的需求,組織者要合理安排“游”與“學”的比例分配。

    對于研學旅行目的地而言,不能僅停留在以景觀為吸引物,更要展開與目的地相符的專項性類別教育、安全教育、旅游文明教育和生活習慣教育等。只有研學旅行所涉及的各個主體都以最終寓教于樂的成果為導向,研學旅行市場才能持續長久可持續發展。

    對此,我們也邀請到幾位業內人士站在不同角度談論了他們的看法。

    歐陽毅:萬科南方區域梅沙戶外營地合伙人、營火蟲總經理

    在十一部委聯合發布的意見中是有明確的加強研學旅行基地建設這條主要任務的,在這里,研學旅行基地其實與我們所在做的營地有著異曲同工之處。

    研學旅行基地的課程設置主要分為6個類別:自然類、歷史類、地理類、科技類、人文類、體驗類。其實在我們營地最初的課程方向上就已經有了自然、戶外、人文藝術、公益服務四個方向,已經暗合了部分研學旅行基地的課程要求。這段時間我們也已經有在進行手工類的、科技STEAM類的課程開發,而所有在營地的課程都屬于體驗類的課程。所以所有研學旅行基地要求的課程其實都是可以在營地內開發和實現的。

    研學旅行是一種成建制的課程,也就是說同時的參與者可能達到幾百上千人,所以對于營地來說,承接這樣的項目首要的就是營地本身的接待能力是否能夠達到,而最吸引教育機構或者學校的其實應該是配套的研學產品。研學產品具有很強的地域性、場景型,特別是涉及到自然類、地理類等這種場景要求很真實的課程時一定是要結合實際的環境進行,因此營地打造的研學旅行課程也需要走出營地,到真實的場景中去的。

    研學旅行其實對于師資水平和課程內容都要求較高,從師資的角度來說,我們著重體現兩個方面,一是導師配比,二是導師的專業性。

    除了《研學旅行服務規范》要求的項目組長、安全員、導游人員、研學導師的師資配置外,我們按照社會學小組工作的要求配置每8-12人配置一名研學導師,比常規的人員配置高很多。同時我們的導師都是經過嚴格的培訓,工作人員都是接受過國際野外急救協會認證的,很多導師擁有中登協、亞洲戶外教育協會、愛丁堡公爵獎、世界營地協會等眾多行業協會的認證。

    從課程的角度來說,除了我們本身員工就擁有很強的課程研發能力外,我們與各大高校專家聯合研發,建立完整的行前備案、研學課程、應急預案體系,同時結合萬科已有的成長記錄系統完善整個課程的評測體系。

    作為學校教育的延展與補充,研學旅行和營地本身就有很多契合之處,加上最近綜合實踐活動被提到重要的教育系統內位置,未來研學旅行、營地教育必將成為素質教育、素養教育的重要載體與手段。

    紅杏:Everkid兒童戶外教育機構聯合創始人

    我覺得將孩子們帶出學校,其實就是讓他們有一個開放性的教育結果,拓展他們的思維。如果簡單的把營地作為目的地,從淺層次來說是一種變相的主題旅行,從深層次來說,這種帶有明確主題意識的研學,無非就是一個課堂活動的延展。我覺得現在實際上缺的不是營地這類研學旅行的場地,而是需要能夠把營地教育模式變成孩子們易于接受的新型教學形態,在傳統教育之外得到更多收獲。

    現在國內營地推出研學旅行服務模塊的不在少數,但很多營地其實將概念反了,他們是先弄了一些基礎設施,比如攀爬架、自行車道這類運動設施,教室等,而沒有想好做營地教育的學科內容或主題。我們機構接下來也會挑選一些基礎設施比較適合青少年的,管理者再教育層面上做了一定工作的營地去合作,用我們的內容和營地硬件互補,搭建較好的研學旅行基地。

    也有一些營地自主做營地教育,那么可能就會遇到師資力量上的不足?,F在許多戶外教育協會都在做營地教育的師資班,但一般三五天就能拿到結業證書,對于從業者來說這個證書只能證明他學習過,但成為一個真正合格的營地教育輔導員不是兩三日速成班能夠學到的。所以目前國內營地做教育在師資水平和戶外教學課程上都是較為欠缺的。

    研學旅行走進戶外營地,無論是對于營地的發展還是對教育的創新都是一項助益,所以我希望從業者能夠更責任心,能夠把營地運營和教育內容更好的結合。培養或招募擁有良好營地教育經驗的老師,為研學旅行打造專業的課程,讓青少年從心理上、行為上的到全新的拓展。營地不單單從配套設施上,更要從軟件上下功夫,讓營地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研學旅行。

    王琪:蝸窩連鎖營地創始人

    營地作為研學旅行的一類目的地,出于對教育的慎重一般是選擇與專業的營地教育機構合作,營地作為硬件提供方介入營地教育市場,配備封閉管理的學生宿舍,全季的室內綜合體育館,戶外拓展設施,綜合教學設施等。我們為了滿足營地教育或研學的需求,專門打造教育營地來滿足教育機構的需求。

    研學旅行的師資團隊肯定有別的學校教育的師資,但面對的學生是一樣的,因此戶外教育的師資團隊也都必須是對孩子有耐心、懂溝通、了解科學教育方法的專業人士。自己做營地教育也并非不可能,但是需要招募專業的師資團隊與人員來操作,課程也要根據營地所在地的實際情況進行策劃與設計,由專業的教研團隊進行產品的研發與落地執行。如果無法真正的融入教育行業,那就無法切中這個市場的痛點和最核心的需求。

    研學旅行一定程度上可以解決營地行業淡旺季不均的問題,但是研學旅行的半公益性質決定了以量換價的基本面,這一點是無法改變的。而且研學旅行在產品設計、硬件配套上有一套與目前營地行業截然不同的標準和要求,與主流營地行業的基本訴求是背道而馳的,短期內研學旅行仍是國家主導的一些教育營地的舞臺,但并不排除一段時間民營資本會逐漸介入,尤其是一二線城市的私立院校,國際學校的業務將會更加市場化,研學旅行未來的格局很有可能是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李學蔚:北京英朗優學文化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

    我覺得營地與研學旅行能夠非常好的結合發展,相較于國外游學高昂的費用,國內的研學旅行價格更加親民,營地是走出校園非常好的載體。并且營地也需要引入新的經營內容,拉動更多的消費群體,研學旅行帶來的學生市場是巨大的,而且家長現在都非常樂于給孩子們教育投資。從一個教育從業者的心態來看,也希望學生能在研學旅行中能夠有所得,但這就需要營地能夠進行比較專業的教育團隊和課程。

    從課堂走出來,到營地進行研學旅行,最應該補充和增強的就是自然方面的知識,很多營地都有著獨特的自然地貌、豐富的種植等,營地可以開展自然、地理的研學旅行。此外我認為真正應該在營地大力開展的是戶外運動,營地的優勢也在于能為孩子們提供滑雪、劃船、飛行運動等條件,不僅能掌握戶外運動技能,也能鍛煉身體,這恰恰是與傳統課堂最大的差異點。

    我認為營地想要拓展教育板塊在住、食、煉、廳四方面應有所具備,突出團體性的住宿單元;綠色健康的食材,可以增加種植采摘環節;提供可以體育鍛煉的場所和器械;能夠授課的室內外場地。

    此外,營地在師資力量上不僅要配備專業的學科教育專家,也要有戶外運動的專業教官、體能管理團隊,營地也可以針對不同領域的研學旅行有所側重制定配套體系。新事物無論是自然還是人文都能吸引到學生,營地也能成為行在路上學在路上的基地。


    研學旅行活動,迎風而立。研學旅行以“教育+旅游”的嶄新模式迎來無限生機,給傳統旅游產業模式帶來了巨大的沖擊,同時也帶來了更大的機遇。

    傳統旅游業態必須破而后立,否則很快將被時代所淘汰。

    立德樹人是新時代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事業的核心所在,是培養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的本質要求。開展研學旅行,正是新時代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重要途徑,有利于促進學生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激發學生對黨、對國家、對人民的熱愛之情有利于發展素質教育,創新人才培養模式,引導學生主動適應社會,促進書本知識與生活經驗的深度融合有利于加快提高人民生活質量,滿足學生日益增長的旅游需求,從小培養學生文明旅游意識,養成文明旅游行為習慣。

    面對新時代新要求,需要我們站在實踐育人、全面育人的高度,充分發揮研學旅行在立德樹人中的重要作用;特別是要把培養學生的社會責任感、創新精神和實踐能力作為重點目標,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有機結合,落實到研學旅行的具體活動內容中。

    研學君認為大力發展研學旅行活動可以從下四點做出一些思考:

    一是要盡快完善研學旅行相關政策制度

    研學旅行作為一種帶有強烈教育色彩的“旅游+教育”新形式,是一種“準公共產品”,不能單純依靠以利益為目標的普通旅游市場調節,需要政府給予相關政策支持和引導。雖然各地試點也紛紛出臺文件對國內研學旅行進行規范,但是針對有關監督管理、財政支持、安全風險防范等更為細節的法律法規,仍有待完善。

    二是要抓緊設立研學旅行的專門管理機構

    有了政府政策支持,還需要有一個更為專業的部門對研學旅行活動進行管理、監督和指導??梢詤⒄杖毡拘迣W旅行研究協會的樣本,成立一個專門的研究協會,組織人員開展對研學旅行的研究,定期組織相關的調查統計,為社會各界提供信息咨詢服務,進行市場化、科學化的管理等,在學校、市場、政府部門之間架起一座橋梁。

    三是要不斷豐富研學旅行產品

    研學旅行產品要有層次和階段性,要根據學生的身心發展規律進行開發設計。

    豐富研學旅行產品最直接有效的辦法有兩種:一種是開發新的旅游產品。比如現在有很多新的旅游業態誕生,工業旅游、農業旅游、郵輪旅游、溫泉旅游等等,都可以納入研學旅行的范疇之中,在“游”中“學”;第二種是整合優化現有旅游資源,豐富研學旅行產品。

    四是要加快研學旅行專業人才的培養

    研學旅行除了要“游”之外,更重要的是要“學”。這就需要有專業的人員為學生進行知識講解。美國學生去南極開展游學活動,隨同講解的是在南極工作的科考人員。但目前我國許多地方承擔研學旅行講解工作的基本為學校教師和景區導游,在一些專業性較強的知識領域,尤其是一些知識交叉的領域,會顯得力不從心,如生物學領域、古建筑領域、高科技領域等。如何培養“既懂行、又會講”的研學旅行專業人才,也是我國研學旅行要實現可持續發展不得不面對的一個問題。

    - END -

    文章來源丨越野e族房車與露營


    政策解讀

    掃碼關注
    研學旅行網

    關于我們 | 廣告合作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華夏新銳(北京)教育科技中心
    備案號:京ICP備18031541號-1

    總部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天壇東里中區甲14號院東樓

    運營中心:山東省濟南市青年東路18號山東廣電產業大廈

    合作加盟

    wanboshi365

    全國咨詢熱線

    18611570377 010-57166767

    欧美成人在线视频